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 目前情况如何? - 新闻中心 - 中猪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44

中猪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网络推广,排名优化,网络推广,排名优化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 目前情况如何?
新闻中心
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 目前情况如何?
发布时间:2022-01-17        浏览次数:30        返回列表查看手机版
 【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微博网友“不愿透露姓氏的姚同学”发了一张图,总结说,“全国人民认为上海全市都是中风险地区,上海人民认为只有静安区才是中风险地区,静安区人民认为只有静安寺街道才是中风险地区,静安寺街道人民认为只有愚园路228号才是中风险地区”。

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

 
文 | 曹默涵 丁文捷
 
编辑 | 赵磊
 
运营 | Trixy
 
最小的中风险地区
 
几乎所有记者都跑错了地方。
 
1月13日下午 6点半,在上海一家媒体实习的文珊,提前一个半小时得知了上海市疫情发布会的消息。这意味着,又有新的确诊病例在上海出现。她和同事抓起采访设备,立即出门,目的地是静安区万春街2号。上海11日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曾经到过这里。
 
这名感染者是从美国回来的中国留学生,2021年12月21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就进入了“14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健康监测”的流程。1月11日,原本是这名学生结束监测的日子,但此前均为阴性的核酸结果在这一天出现了异常。随后,经排查、会诊,这位学生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一场大规模的流调和筛查就此展开。
 
在此前的7天健康监测期间,除了万春街2号,这名学生还去过久光百货B1层龙记香港茶餐厅等地。如若筛查过程中出现确诊病例,按照文珊的经验,这些地方极有可能被列为中风险地区。
 
发布会召开之前,不少本地记者都赶往可能出现病例的地方,想要捕捉答案公布后第一时间的现场画面,“有人当时还去了徐汇的一个小区,想看看会不会被封”。晚上8点,发布会开始全网直播,文珊紧盯着屏幕,希望能确认自己“提前蹲到了正确的位置”。
 
结果有些出人意料,没有一个小区或商场被封,封的是一家奶茶店。准确地说,这家奶茶店位于上海静安区静安寺街道愚园路228号,占地面积二十多平米,奶茶店的名字鲜有人知,叫“霓裳茶舞”。
 
这家并不出名的奶茶店,很快就以“上海最小中风险区”登上微博热搜,甚至连奶茶店旁边的理发店都没有受到半点影响,仍照常营业。霓裳茶舞创始人曾灿也没想到,这个品牌可能会“因祸得福”,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被人们认识,一下成了网红。
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
▲ 图 / 微博
 
文珊有点懵,她从来没听说过霓裳茶舞。但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愚园路,8点半之前赶到了现场。
 
夜幕之下,奶茶店大门紧闭,警车停在路边,警察忙着拉封条、封锁现场。透过玻璃,文珊看到了店铺内散落着几把原木色的椅子,靠近门口的柜子上还摞着很多没用过的奶茶纸杯。
 
闭店是很突然的。在无症状感染者被诊断的同一天,1月11日早上,霓裳茶舞上海分公司运营总经理乔先生,接到了封闭静安寺门店的要求。“说真的,我们平时都是看到或者听到的比较多,自己亲身经历,这是第一次,真的没有经验。”
 
更让他揪心的,是1月13日凌晨前后的几通电话。相关部门通知他,静安寺门店的三位店员都确诊为阳性病例,两位是正职,一位18岁,一位22岁;还有一位是兼职员工,才17岁。他们都是那位留学生的密切接触者。
 
后来乔先生才得知,留学生1月5日来店里买了奶茶,并且选择了堂食。“这位同学戴了口罩了,但问题是喝奶茶的时候就不能戴了,后来这位同学还拍了小视频,可能是分享给同学吧,这期间都没有佩戴口罩。”
 
对于无症状感染者如何接触到员工,乔先生对每日人物说,自家员工在制作奶茶的过程中都是按规范佩戴口罩的,但是“员工也不可能不吃饭,他们还要4小时换一次口罩”,并且那天上海是阴雨天气,最高温度只有10°C,据他推断,店内大门应该都关着,这也可能使得店内空气流通不畅,增加店员感染的风险。
 
从接到店员隔离的消息开始,乔先生就时刻紧绷着,时刻关心还在治疗和隔离的员工的状态,此外,霓裳茶舞上海其他店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迅速进行了核酸检测,按照总部的规定,这样的全员检测,将每7天进行一次。
 
“不光张贴在店里,每个店铺负责人都要把核酸检测结果私发到我微信上。我需要亲自确认,每一位伙伴都是安全的。”11日之后,乔先生的微信信息不断地弹出来,年底的工作叠加上防疫的责任,让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疲惫。
 
对标茶颜悦色没火,因疫情火了
 
“霓裳茶舞”,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关注,突然砸到了这陌生的四个字上。
 
不多读几遍很难记住到底是哪四个字,以及它们的排列顺序,还很容易读到第二个字就会被绊住——这是读shang,还是读cháng?
 
这一点,管理着上海三十多家门店的乔先生深有同感。他感慨说:“我们这四个字不像一点点、7分甜还有CoCo那么好记,年轻人不一定记得住,可能只是想到,诶,那家店挺好喝的,叫什么来着?”
 
1月14日12时25分,一条标题写着“病毒可以被隔离,但温度不会被隔离”的长微博被发出来。这是霓裳茶舞2016年注册的账号,发这条微博之前只有几百个粉丝,240余条微博的点赞和评论都寥寥无几。
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
▲ 图 / 微博
 
这一次,它被更多人看到也记住了,截至目前,累计阅读数显示超过120万。除了回顾一线员工被感染的过程,提醒曾到店消费的客人可能面临隔离,霓裳茶舞也罗列了来自社交平台的数条留言,都是对静安寺门店和品牌的鼓励和支持,随后,“被上海中风险奶茶店评论整破防了”登上热搜。
 
被关注前后的落差感,霓裳茶舞创始人曾灿的感受非常深。远在湖南总部的他,对品牌的低谷期最清楚不过,“最开始开业,那时候没人认识你,大家都在说你一杯茶里没有珍珠,也没有鲜果、芋圆那些东西,你就一杯水,你还要卖16块?他们就很不认同”。
 
这一次,曾灿很感动,他原本以为出事后大家就不会愿意再去喝,但门店反馈回来的数据证明,上海其他门店在1月14日的营业额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还上浮了20%左右。据乔先生透露,位于淮海路巴黎春天的门店甚至爆了单,店员实在做不过来,还退掉了一百多份订单。
 
很多第一次接触霓裳茶舞的消费者,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茶颜悦色,因为不管从品牌logo、产品名称、制作工艺还是门店装修,二者的风格都颇为相似。
 
茶颜悦色的logo以红色打底,主体是一位拿着团扇的国风仕女;而到了霓裳茶舞这里,同样是红色,国风仕女舞起了长袖。
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
▲ 霓裳茶舞和茶颜悦色的logo对比。图 / 美团
 
茶颜悦色的主打产品有声声乌龙、蔓越阑珊和幽兰拿铁,霓裳茶舞这边,则是凤栖乌龙、茉海澜山和霓裳摩卡。而它们都是头顶奶油、上面点缀坚果的中式奶茶,做法相似。
 
对于这种相像,曾灿不置可否,“我觉得企业与企业之间都是相互学习的,是吧?每个企业都会有它的优点,是吧?不管是茶颜、喜茶还是星巴克,他们每家企业的一些优秀的基因,我们都会去学习的”。
 
霓裳茶舞和茶颜悦色一样,也从湖南起家,从官方给出的信息看,茶颜悦色在2013年12月开出了长沙第一家店,而霓裳茶舞前期经历了一番调试店铺的运营阶段,到了2017年9月,湖南益阳万达才开出了第一家正式门店。
 
进入上海是曾灿的惊险一跃。最开始是一个朋友抱怨,在上海喝咖啡都快喝腻了,他也注意到上海成为了全球咖啡馆数量最多的城市。而上海的奶茶市场,“中式品牌处于空窗期,所以我们就开过来了”。
 
对于一个尚不知名的奶茶品牌来说,在上海滩站稳脚跟并不容易。曾灿透露,目前上海门店里面,40%都处于亏损状态,包括2020年10月在浦江万达开出的上海第一家门店,也已经歇业关闭。
 
“选了一个非常糟糕的位置”,乔先生复盘说,浦江万达这家店选址不在顾客移动的主动线上,“进来100个人,只有不到5%的人往这边走”。这也和那家店的股东有关系,“他之前是卖香烟的,觉得一栋楼里只要有一家卖香烟,你要抽烟就会到这里买,但奶茶完全不是这样,你一定要主动向人群靠拢”。
 
除此之外,曾灿还提到,“我们从湖南的小城市过去,对于上海的成本预料不足”。在上海开一家奶茶店,开店成本就在60万到70万元,包括店铺租金、员工薪资和租宿舍的成本,还有仓储、物流配送的成本,和湖南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霓裳茶舞在上海走的是性价比路线,毛利率只能维持在50%左右。拿此次涉事的静安门店来说,曾灿算了一笔账,租金每月5.5万,人工工资5万左右,加上水电能耗就是11万的成本。50%的毛利率导致每月卖20万还要亏1万,卖22万才能保本,这还没算折旧。
 
还好静安寺门店选址不错,位于静安寺商圈较为核心的区域,还是临街店铺,每月营业额能达到25万元。乔先生说,这次封店之前,这家店的外卖经常爆单。
 
对于闭店可能产生的损失,他们还没来得及去想,“现在伙伴的安全是最重要的”。曾灿保证,所有员工的薪资福利待遇,会按照正常上班发放给大家。等到他们康复后,公司还会给他们发放慰问金。
 
接受并学会与病毒共存
 
在那条长微博里,霓裳茶舞表示“欢迎大家来曾经全球最小中风险地区品茶”,它的意义已经从一家普通的奶茶店,上升到抗疫时代的一个经典注脚,尤其成为上海精准防控和治理能力的一个旁证。
 
在过去的24个小时里,大众点评上显示“暂停营业”的霓裳茶舞静安寺门店评论区,涌入了大量评论。
奶茶店成最小中风险区的24小时
▲ 图 / 大众点评截图
 
“加油,以后就喝你们家奶茶了!”在近70条新增的评论里,可以打捞起一大波诸如此类的内容。网友们的关心中,有对疫情的疲惫与厌恶,也不失对正常生活的盼望和相信疫情早日结束的乐观心态。
 
曾灿在上海创业的这两年,正逢疫情反反复复。但他说,上海的包容性和防疫工作的精准性,给了他继续在上海拓宽市场的信心。他透露,如今正在筹备霓裳茶舞在上海的旗舰店。
 
奶茶店冲上热搜之后,上海人的防疫态度也再次被热议。
 
微博网友“不愿透露姓氏的姚同学”发了一张图,总结说,“全国人民认为上海全市都是中风险地区,上海人民认为只有静安区才是中风险地区,静安区人民认为只有静安寺街道才是中风险地区,静安寺街道人民认为只有愚园路228号才是中风险地区”。
 
这一次,愚园路228号变成了中风险地区,除了奶茶店之外,被封的还有与它共享一个门牌号的桂林米粉店,哪怕并没有病例牵涉其中。
 
马路对面的1788广场也受到了波及。据极目新闻报道,该商场一度被封闭。广场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13日休假,第二天一早上班时发现,商场已经关门,无法入内上班。而视频拍到的画面显示,13日晚上疑似有顾客留在商场内过夜。
 
相比之下,与愚园路228号一墙之隔的南京美发店稍显幸运。奶茶店被封的时候,它还保持着营业状态,门外标志性的三色灯柱依旧在旋转。
 
14日晚间7点半左右,一名美发店店员接过电话说:“我们和奶茶店之间平时不往来,店员今天(14日)都做过核酸了。”透过听筒可以感受到,此时店里异常安静,“今天5点半就下班了,现在确定下来的是,一直到20号都会5点半下班”。
 
据静安寺街道方面透露,当时已经对确诊患者的密接和次密接人士进行了转运和隔离,也对他们的轨迹进行了密切跟踪。但流调结果显示,相关人士的确没有和美发店的人接触,所以美发店没有被判定为中风险地区,继续正常营业。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样的“精准划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上海本轮疫情处于非常早期且传播链清晰可见;二是大数据追踪到位,周边街区大多数人都没有进过这个奶茶店。如果已经出现广泛的社区传播,对风险区的划分就要做出相应调整。“上海的精准防控,只要涉及到风险区,一定要做到位,同时也绝不能盲目扩大。”
 
看上去云淡风轻,但疫情的阴影之下,城市决策一丝一毫的变动,无疑会牵涉无数普通人的生活,为了把防疫的代价降到最小,背后是很多防疫人员的辛勤和市民的配合、理解与支持。
 
拿这次来说,找密切接触者的过程十分曲折复杂。“有人买了一杯奶茶,就被判定密接了;有人觉得店里太热,摘下了口罩;还有人进店明明口罩戴好好的,出店时口罩不知去向。”《新民晚报》采访了参与流调工作的防疫工作人员小陈,她和同事一起看了数小时的监控画面来进行研判,眼睛紧紧盯着阳性人员和顾客之间发生了什么。
 
据报道,判定是否是密接,不仅仅是看有没有戴口罩,还取决于和阳性人员的距离、交流的时间等。小陈说,假如阳性人员没有戴好口罩,有人上前讲话,距离比较近,都会判为密接。每多判定一个密接,就会多N个次密接,和一堆风险管控人群,对于防疫部门来说,工作量是成几何倍增长。
 
中风险地区的划定,也让一部分人的出行因此受到了限制。
 
“刚下火车,屁股还没坐热,上海就出了病例,行程卡就挂了星号。”年末是审计人共同的忙碌季,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在毕马威工作的小博年前至少还需要出差四次,有四份报告等着他来完成。
 
他有些焦虑自己的工作进度,行程卡上的星号,无疑为他的工作增添了更多变数,“客户有可能不接收我们(驻场审计)”。
 
疫情的势态时刻都在变化。
 
1月15日下午,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广东珠海1月14日报告的感染者,广东中山1月13日报告的感染者,上海1月13日报告的感染者,这3个地方的基因测序均为奥密克戎变异株,多名感染者的社会活动轨迹比较多,存在社区感染传播外溢的风险。北京1月15日报告的一名感染者,也是未接触高风险人群、14天内没有在外旅居史、不清楚感染来源,社会活动轨迹多,存在社区传播的风险。
 
对此,张文宏表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新冠病房的输入性感染者数量也已经超过历史最高,“我们比较了奥密克戎变异株与前期德尔塔变异株的临床特征,与德尔塔相比,奥密克戎更快、更隐蔽,但是仍然具备不容忽视的杀伤力”。
 
而就愚园路228号相关无症状感染者案例,他觉得“入境人员监测期出现状况按照常规处理就是,不必要过度解读。只是提醒相关人员今后一定要认真履行这个健康监测期,让自己更安全,让周边的人更安全”。
 
(感谢阴女士和丁先生对本文的帮助)(每日人物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