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前的爸爸送女儿的礼物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 - 新闻中心 - 中猪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44

中猪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网络推广,排名优化,网络推广,排名优化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千年前的爸爸送女儿的礼物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
新闻中心
千年前的爸爸送女儿的礼物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
发布时间:2021-06-20        浏览次数:58        返回列表查看手机版
 近日千年前的爸爸送女儿的礼物 登录上了百度热搜,受到广大网友们的关注,那么关于目前的千年前的爸爸送女儿的礼物 相信小伙伴们都是想要了解到最新的信息吧,小编也是在网上进行了一些整理,收集到了一些与千年前的爸爸送女儿的礼物 相关的文章,那么下面就来分享给大家一起来了解了解吧。(以下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
新华社郑州6月19日电题:从“琥珀小儿骑羊串饰”看“女儿奴”曹叡
 
新华社记者翟翔、桂娟
 
夏日,洛阳博物馆珍宝馆。许多往来游人只为一睹这件长3.4厘米、高3.5厘米的琥珀小儿骑羊串饰真容。鲜为人知的是,这件串饰流露出魏明帝曹叡作为父亲对爱女浓浓的舐犊之情。
 
一位神情恬淡、梳着齐刘海的小男孩双手执羊角骑于跪卧的羊背上,目视前方,身着花瓣与菱形纹饰的坎肩,双腿微微向后弯曲,背部有竖向穿孔……这件饰品巧夺天工,栩栩如生。
 
2016年,它与另外两件琥珀饰品出土于洛阳一座曹魏时期大墓中,是大墓里发现的最为精美的物品。
千年前的爸爸送女儿的礼物
琥珀小儿骑羊串饰。左侧为在大墓后室西端发现的“白画骑羊儿一”石牌。白画意为素刻,不施色。平如恒供图
 
网友“虎魄造办处”从事琥珀研究7年,曾专程从浙江赶赴河南观看琥珀小儿骑羊串饰。在他心中,这件原料可能来自波罗的海的串饰雕工令人“叹为观止”,称得上是国内“高古琥珀艺术中最顶级的珍品”。
 
这件串饰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又曾经为谁拥有呢?
 
往事越千年。
 
“翩若惊鸿”“明眸善睐”“飘忽若神”“气若幽兰”……在《洛神赋》中,曹植用尽华丽优美、缠绵悱恻的言语,塑造了洛水女神绵延千载的动人形象。人们传说,曹叡的母亲甄宓正是曹植笔下洛神的原型,更让曹叡身后充满了神秘浪漫的色彩。
 
公元232年正月,曹叡尚未满月的爱女曹淑夭折,已几次遭遇丧子之痛的曹叡哀伤不已。
 
父亲曹丕去世时,他未曾送葬;祖母卞夫人去世时,他也未曾送葬。当曹叡决定为女儿高规格治丧时,遭到朝臣反对。
 
从父亲曹丕手中接过皇位已有6年,这位20余岁的少年天子聪慧贤明、沉毅善断,治下生气勃勃、安定有序,应对诸葛亮与孙权屡屡进攻也展现出相当的军事素养。
 
作为父亲,曹叡视曹淑为掌上明珠。《三国志》等史料记载,曹叡追封曹淑为平原公主,在洛阳建立庙宇,亲自为她送葬。此外,他不仅写了“句句感切”“痛贯天地”的哀悼文章,还请出叔叔曹植撰文纪念女儿,曹叡三位夭折的幼子则无一享受到类似待遇。
 
时间回到2016年7月15日,洛阳南郊。
 
 
大墓后室。墙上与地面有盗墓贼所打的坑洞。新华社记者翟翔 摄
 
寇店镇西朱村的这处曹魏时期贵族大墓已经历近一年的*救性发掘。这座墓葬曾三次被盗。盗洞一年代不明,盗洞二产生于宋元时期。明清时,墓葬再次被盗。“摸金校尉”们掘地三尺,在后室的墙壁连挖几个数米深的洞,确保没有“暗室”,并对墓砖进行了大规模揭取,导致近4米高的墓室坍塌,绘有人物、瑞兽、祥云等图案的前室壁画也遭到严重破坏。发掘时,大墓已完全被土填满。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王咸秋领队说,考古工作者一点一滴清理,此时清理已近墓底,除了雕工精细、与曹操高陵中相类的石牌,墓中一直未见特别精美的文物。
千年前的爸爸送女儿的礼物
2016年夏,王咸秋在曹魏大墓后室东北端从事发掘工作。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这一天上午,王咸秋在前室东北角发现了这枚琥珀小儿骑羊串饰。用刷子轻轻拂去尘土,它线条清晰可见,阳光下,剔透晶莹。
 
王咸秋至今难忘2015年7月19日,正值星期日,他在傍晚接到了紧急任务。西朱村在迁坟过程中偶然发现大量五花夯土,而这正是古墓葬的标志。村民们随即向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报告,王咸秋赶赴现场进行勘查,根据现场露出的夯土台阶判定这是较大规模的古墓葬,随后调集考古队员星夜守护现场。
 
次日,勘探发现墓葬长达50米,为东西朝向。而曹操墓、曹植墓、曹休墓等此前已发现的曹魏大型墓葬,均一改东汉时盛行的南北朝向,直指东西。根据《水经注》记载,曹叡的高平陵就在这一区域。
 
随后,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进行*救性考古发掘。
 
 
曹魏大墓墓道。新华社记者翟翔 摄
 
 
曹魏大墓平面照片。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由于历代盗墓扰乱,大墓内未能出土直接表明墓主身份的物品。一些人提出墓主为曹叡或曹操三子曹彰。但王咸秋经过仔细考证,推断其正是曹叡爱女长眠的地方。
 
墓主遗骨已完全腐烂,但在后室东北角发现的朽木与四排铁质支垫表明,这座大墓曾停放两具棺木。出土的300余枚刻铭石牌记载了陪葬品名称,涵盖梳妆品、衣物、食品、兵器、文具等,其中出现了当时儿童玩具“银鸠车一”及象征公主级别的首饰“七钿蔽结”的字样。
 
“根据史料记载,曹叡将曹淑与甄宓早逝的堂孙甄黄合葬,大墓形制及出土器物符合曹淑与甄黄身份。”王咸秋说。
 
 
大墓方位图。一号墓推测为曹淑墓,二号墓推测为曹叡墓。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王咸秋发现,大墓与曹魏时期祭天的圜丘在东西方向精准对应,而圜丘则与汉魏洛阳城中轴线及万安山两座主峰间的缺口在同一南北轴线上。
 
王咸秋主持过曹休墓发掘、东汉帝陵勘测等项目,曾多次寻找曹叡高平陵的地址。在曹魏大墓发现后,他带领考古人员在周边区域进行大规模钻探,在正东侧400余米处的一座小山丘顶发现了另一处大型墓葬,推测为曹叡墓。
 
“这或许是一个父亲所能做到的极致。”王咸秋感慨道。
 
曹淑夭折7年后,曹叡去世。他长眠的高平陵也慢慢湮灭在世人眼中。与女儿在人世的相伴或仅有数日,而身后却是他长达千年的守望与陪伴。( 本文转自【新华网】;)